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亂倫生涯第三章 親娘與子風流過 姨媽又上嬌兒床

亂倫生涯第三章 親娘與子風流過 姨媽又上嬌兒床

第三章 親娘與子風流過 姨媽又上嬌兒床

  媽媽自從和我有了結體之緣後,雙頰紅潤,胴體豐腴,眼波流

盼含情,心胸開闊,笑語如珠。往日的精神抑鬱再也不復存在,尤

其愛對鏡梳妝,淡掃蛾眉,薄施脂粉;愛穿一襲淡黃色的旗袍,讓

人看了覺得她年輕了十來歲,女人的心就這麼不可捉摸。

  我和媽媽的性關係始終保持著高度機密,雖然夜夜春宵,但人

不知鬼不覺地持續了將近一個月。

  這天,我走進了媽媽的房間,她正在午睡,玉體橫陳,只穿了

一件短睡衣,兩條雪白的大腿露了出來,兩座挺拔的乳峰也半隱半

露,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我不由得看呆了。

  看了一會兒,我童心大起,想看媽穿內褲沒有,就把手伸進了

她的大腿內側,一摸,什麼也沒穿,只摸到了一團蓬松柔軟的陰毛

,我就把手退了出來。

  「嗯,摸夠了?」媽媽忽然說話了。

  「媽,原來你沒睡著呀?」我喃喃說道,有一種做壞事被當場

抓獲的感覺。

  「臭小子,用那麼大的力,就是睡著也會被你揪醒的!」

  「我只是想摸摸你穿內褲沒有。」我辯解著。

  媽聽了我的話,也童心未泯地調皮起來,把睡衣掀開,讓我看

了一眼,又馬上合上了:「看到了吧?我沒穿,怎麼樣?是不是又

色起來了?你這小壞蛋!」

  「我就是又色起來了!」媽媽的媚態又激起了我的慾火,我撲

上去抱住了她,嘴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櫻唇,一雙手也不老實地伸

進了睡衣中撫摸起來。

  開始時媽還像征性地掙扎了幾下,但很快她就「屈服」了,自

動將香舌伸進了我的口中,任我吸吮,手也抱緊了我,在我背上輕

輕來回撫動著。

  經過一陣親吻、撫摸,雙方都把持不住了,我們互相為對方脫

光了衣服,我抱緊媽媽的嬌軀,壓在媽媽的身上;媽也緊緊地摟著

我,一對赤裸裸的肉體纏在一起,慾火熊熊地點燃了,媽用手握著

我的雞巴,對準自己的洞口,我用力一挺,大雞巴已齊根到底。

  媽媽子宮口像鯉魚嘴似地猛吸猛吮著我的龜頭,弄得大雞巴又

酸又麻,舒服極了。

  「嗯…你慢慢地肏,媽會讓你滿足的。」媽媽柔聲說道。

  於是,我把陽具送進又提出,以適應媽媽的要求。

  「哦…哦……好兒子……媽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媽媽……你的屄真好……兒子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兒…肏得媽美死了…媽媽的屄好舒服……」

  「媽媽…謝謝你…我的美屄媽媽…兒子的雞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兒子……媽媽的大雞巴兒子…

…從媽媽的嫩屄中生出來的大雞巴兒子……弄得你的親娘美死了…

…啊…啊…哦……媽要洩了…哦~~」

  平日視男人如無物的媽媽,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聲

浪語刺激得我更加興奮,抽插更用力也更迅猛了……

  媽媽一會兒就被我弄得大洩特洩了,而我卻因天生的性慾和性

能力都奇高奇強,耐力偏又異常持久,又經過媽媽這些天來的『悉

心調教』,已經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性愛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

以離射精的地步還遠著呢。

  媽媽洩了以後,休息了一會兒,將我從她身上推了下來,親了

我的大陽具一下說:「好兒子,好大雞巴,真能幹,弄得媽美死了

,你休息一下,讓媽來弄你。」

  媽媽讓我躺在床上,她則騎在我的胯上,雙腿打開,將我的雞

巴扶正,調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來,將陽具迎進了她那迷人的花

瓣中,開始有節奏地上下套弄起來,一上來必緊夾著大雞巴向上捋

,直到只剩下大龜頭夾在她的陰道口內,一下去又緊夾著大雞巴向

下捋,直到齊根到底,使龜頭直肏入子宮裡去,恨不得連我的卵蛋

也擠進去,還要再轉上幾轉,讓我的大龜頭在她的花心深處研磨幾

下。

  媽媽的功夫實在太好了,這一上一下刮著我的陽具,裡面還不

停地自行吸吮、顫抖、蠕動,弄得我舒服極了。她那豐滿渾圓的玉

臀,有節奏地上下亂顛、左右旋轉,而她的那一雙豪乳,隨著她的

上下運動,也有節奏地上下跳躍著,望著媽媽這美妙的乳波臀浪,

我不禁看呆了。

  「好兒子,美不美?……摸我的奶……兒啊……好爽……」

  「好媽媽……好舒服……浪媽媽……我要射了…快一點……」

  「別…別……寶貝兒……好兒子……等等你的親娘……」

  媽媽一看我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頂,越頂越快,知道我要射了

,就加快速度起伏著,我的陽具也被夾緊了許多,一陣暢意順著精

管不斷地向裡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種無法忍耐的爽快立

刻漫延了全身,然後聚焦到我的脊椎骨的最下端,酸癢難耐……

  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做著最後的衝刺,終於像火山爆發一樣

,精關大開,一洩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媽媽的子宮中,我整個

人也軟了下來……

  媽媽經過這一陣子的『翻身做主』、主動攻擊,也已經到了洩

身的邊緣,又經我那磅礡而出的陽精洶湧而至,對她的花心做最後

的『致命打擊』,終於也再難以控制,也又一次洩身了。

  我們這次『大戰』,直戰了一個多小時,都達到了顛峰,一旦

洩了便相擁而眠。媽媽一覺醒來,見我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我,

便自己穿衣出去了。

  不久,大姨媽走了進來,她是我媽媽的親姐姐,和媽相比,雖

大了一歲,但一樣美艷動人、一樣豐韻猶存。平日對我的恩愛也絲

毫不亞於我親媽。

  ……據姨媽後來對我講,當時她一進入房中,剎時怔住,兩眼

不由得大睜,因為她看見我一絲不掛地橫臥在媽媽的床上,那健壯

的身材散發著強烈的讓女人心醉的男性氣息,那雄偉粗壯的玉莖,

足有七八寸長,昂首挺立,還一跳一跳的不住顫動,好象是在和她

打招呼,又像是在向她發出多情的邀請,更像是在向她發出誘人的

挑戰,直看得她心猿意馬,滿面通紅,遐思翩翩,芳心亂跳,想走

過來幫我蓋上被子,可是雙腿發軟,渾身無力,好不容易才挪到床

邊,再也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在我的身旁……

  「嗯……媽,我愛你,你舒服嗎?兒子弄得還可以吧?我的大

雞巴怎麼樣?弄得你美不美?」忽然間,我又說起了夢話。

  這一來,姨媽更加忍不住了,被我的夢中淫語刺激得她淫水也

禁不住流了出來,把褲襠都弄濕了。她以為我正在睡夢中,不會知

道她的行動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就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握我的大

雞巴。

  一握之下,竟然一把手都握不攏,心想:「自從老爺死後,我

已十五年沒幹過了,當年他爸爸的這東西也沒有如此龐大,想不到

這孩子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龐大的本錢,如果能嘗嘗滋味,不知

該有多好,也能稍慰我這十五年來的煎熬。看他這樣一絲不掛地睡

在他媽媽的床上,還說那些夢話,看來妹妹一定已經和他幹過了。

唉,妹妹真膽大,換了我就不敢,不過,剛才妹妹讓我來她房中等

她,而寶貝又這樣睡在這裡,莫非她想讓我也……

  要真是那樣,她也是一片好意,不想自己獨吞,想讓我也了卻

這十五來的難言之苦。那我是干還是不干呢?干吧,我是他的姨媽

,又是他的大媽,那不是亂了倫常;不干吧,愧對妹妹的一片心意

,再說有這麼好的機會、這麼好的男人、這麼好的大東西,錯過了

,自己也於心難忍,也對不起自己;再說,妹妹是他親媽都干了,

我這個姨媽怕什麼呢?更重要的是現在又沒有外人,不怕傳出去壞

了名聲,要不要趁他還在睡夢中,把這大玩意兒放進去嘗嘗是什麼

滋味……」

  姨媽正六神無主地胡思亂想,我在睡夢中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人

握住了我的雞巴,以為是媽媽醒來後慾火又起,想再來一次,就一

把抱住她放在床上,她的臉正巧對著我的陽具,那八寸長的雄物正

頂在她的臉頰上,一顫一顫的挑逗著她。

  因為我在朦朧中還以為抱的是媽媽,就順手扯下她的內褲,撫

摸起她的陰戶。由於姨媽和媽媽一樣,已有十五年沒有性接觸了,

十五年來從沒有被男人摸過她那裡,被我這麼一摸,精神上無法控

制,加上她手中握著我那令她心醉神迷的大雞巴,刺激得她難以自

控,淫精一下子洩了出來,雙腿更是大張,任我撫摸,雙手緊抱著

我,氣喘噓噓,嬌哼不已。

  我一只手在她那洩得粘糊糊一片的花瓣中撫摸、抽插、挖摳、

搓弄,另一只手剝去她的衣服,將她也弄脫渾身精光,低下頭就去

吻她,這一臉對臉,仔細一看,才知道不是媽媽而是姨媽。

  「喔……姨媽,怎麼是您?我還以為是……」

  「寶貝兒,你以為是誰?是你媽?我和你媽還不一樣嗎?我不

也是你的媽?」姨媽紅著臉問,同時抱著我的臉,不停地吻著我。

  「一樣,一樣,都是我的好媽媽。」我本來怕姨媽怪責我對她

無禮,更怕她因不齒我和媽媽的行為而有所發做,但是看她這種反

應,態度是再也明顯不過,不但不會怪責我,也不會不齒我和媽媽

的行為,反而自己也要仿效,看著她這樣溫柔、這樣多情、這樣嫵

媚,我也就不怕了,反而緊緊地摟住了她,在她的配合下,熱烈地

接起吻來。

  吻了一會兒,我的手伸向了她的乳房,好大啊!大小和媽媽的

不相上下,模樣也一樣漂亮,都是吊鐘型的龐然大物。我摸了一會

兒,她的乳房就脹起來了,頂端那可愛的乳頭也硬起來了。我又往

她那神秘的下身摸去,一路摸去,豐滿的乳峰下是光滑平坦的腹部

,小腹下長滿了細柔的芳草,芳草下覆蓋著惑人的深溝,深溝中隱

藏著一粒肥嫩的紅寶石,紅寶石下淌著熱流,這迷人的『風景』把

我迷住了。

  姨媽被我在全身撫摸玩弄,弄得她更加慾火難耐,渾身顫抖,

玉面生春,媚目含情,嬌喘噓噓地說:

  「寶貝兒,好孩子,別再亂摸了,快用你這東西來正經的。」

說著,抓住我的大陰莖,不住地套弄著,我如奉聖旨的翻身壓下,

姨媽一手撥開自己的柔草,分開自己的桃瓣,一手扶著我的雞巴,

對準自己的玉洞,然後對我一揚柳眉,媚目示意,我會意地用力一

挺,「噗吃」的一聲,在淫水的潤滑下,我的大雞巴一下子全根盡

沒了。

  「哎喲,疼啊!」姨媽輕呼一聲,皺起了柳眉。

  「喔,對不起姨媽,我太用力了。」我吻著她,僅用大龜頭在

那花心深處研磨著,過了一會兒,她又開始嬌哼了:

  「嗯,好舒服,寶貝兒,太好了,你的大雞巴真太大了,弄得

姨媽美死了,不過姨媽一下子還真享受不了,剛才那一下弄進來時

弄得姨媽真的很疼……幸虧你這孩子知道疼姨媽,趕快停了下來…

…你的本事真不錯,弄得姨媽現在又舒服起來了,真的,姨媽不騙

你,姨媽從來沒有像這麼舒服過,快,快用力干吧……」

  我覺得雞巴插在她的屄中,雖然比媽媽的略寬,但潤滑溫暖,

灼熱更勝媽媽,也是不動不快了,逐急速抽插起來。

  「啊……寶貝兒……好孩子……快…快用力……好…很好……

姨媽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姨媽美死了……」

  姨媽已三十七歲了,自從父親死後,二十二歲就守了寡,和媽

媽一樣枯守了十五年,如今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久旱逢甘霖,大

地回春,又碰上了我這個能幹的大雞巴,真是被逗得浪態畢呈,嬌

媚萬分,那熟透了的身材,全身白裡透紅,一顫一抖,逗得我慾火

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來,弄得姨媽渾身顫抖,欲仙欲死,也

分不清稱呼了,「乖兒子,好寶貝兒,情哥哥,親丈夫」的亂叫一

通,不大一會兒,她就支持不住了,渾身一陣亂顫洩了身,一股股

的陰精,湧出子宮中,噴在我的龜頭上,她一下子就全身癱軟了。

  過了一會兒,姨媽恢復了體力,羞赧地說:「寶貝兒,你累了

吧,來,換姨媽在上面,咱們接著來。」說著抱著我轉了一下身,

兩人上下交換了位置,姨媽就在上面半坐半蹲地開始聳動起來,我

躺在床上休息,欣賞姨媽那迷人的跳躍著的雙峰,一低頭就能看到

陽具在陰道中一出一進的情景,我伸出雙手玩弄那兩粒紅嫩軟脹的

奶頭。

  姨媽半閉著媚眼,微張著櫻唇,雙頰通紅,烏髮飄擺,兩手扶

著膝蓋,玉臀一上一下、忽淺忽深、前搖後擺、左挫右磨地套弄著

,全身猶如盛開的牡丹,艷麗動人。

  「寶貝兒,這樣干,你舒服嗎?」

  「舒服極了,姨媽,你呢?」

  「我也舒服呀,你要知道,姨媽已經有十五年沒有見過男人的

雞巴了,更不要說這麼放肆的、隨心所欲的玩雞巴了。」

  姨媽斷斷續續地訴說著,不停地套弄著,速度漸漸加快了,又

猛夾了幾下,就一洩如注了,陰戶裡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洶湧而出,

噴灑在我的龜頭上,又隨著我雞巴的往返,順著雞巴流到我小腹上

,又順著我的大腿、屁股流到床上,床單都濕了一大片。

  洩過之後,姨媽癱軟地伏在我身上不動了,我也被她的陰精刺

激得射了精,一股一股滾燙的陽精,一波波地射進姨媽的子宮中,

那灼熱的精液強有力地噴射在她的子宮壁上,每射一下,她就被熨

得顫抖一下,洶湧的濃精滋潤了姨媽那久枯的花心,她美得快要上

天了。

  我射精後讓陽具泡在姨媽的屄裡,享受子宮口吸吮龜頭的滋味

,又因她的陰道灼熱,所以雞巴還很堅硬,我對姨媽撒嬌說:

  「姨媽,還是這麼硬,怎麼辦?」我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不行了,姨媽不行了,你這孩子,洩過了怎麼還是這麼硬?

」姨媽閉著眼有氣無力地說。

  我把臉伏在她雙乳中間,繼續向她撒嬌說:「人家硬得難受嘛

,好姨媽就讓我再來一次吧!」說著,我就要開展攻勢,卻冷不防

被不知何時進來的媽媽拉住了,媽也已脫光了衣服,她說:「你姨

媽已洩得太多了,再干下去,你真會要了她的命的,傻孩子,別著

急,媽會讓你軟的。」

  姨媽一聽媽媽說話,忙睜開媚眼,羞紅著臉說:「啊,妹妹你

什麼時候進來的?」

  「就在你騎在我兒子身上干我兒子時進來的。」媽羞著姨媽。

  姨媽也不示弱,反唇相譏:「還不是讓你騙來的,為自己兒子

『拉皮條』,不顧親姐姐,再說,我還不是步你的後塵,跟你學的

?」

  「你不是也享受了?說真的,姐姐,你的精水還是這麼多,還

是這麼容易出來,十五年了,你也沒變。」媽媽幽幽地說。

  「是呀,咱姐妹倆都旱了十五年,也該讓寶貝兒給咱們灌溉灌

溉了!」姨媽也感慨萬千的說。

  我聽著兩位媽媽閒話家常就急了,挺著大雞巴說:「兩位媽媽

,你們別只顧說話啊,別忘了你們的兒子正脹得難受呢!」

  「去你的,臭小子,媽會不管你嗎?要不然媽脫光干什麼?」

媽嬌嗔著說。

  我一聽就要撲上去,媽又按了我:「哼,急什麼?你出了一身

汗,也累了,先洗洗身子,等你姨媽恢復過來,我們要姐妹齊上陣

,來個『二娘教子』打發你。」

  「想不到我們姐妹又可齊上陣,當年是伺候他爸爸,現在又輪

到他,唉,真是緣份!」姨媽幽幽地說。

  「是啊,咱們姐妹好象天生就是為他們父子倆而生的,當年雙

雙屬於他爸爸,現在又一起給了他。」媽也發起了感慨。

  「誰說一起給了他?你可比我先呢,老實說,你們母子倆什麼

時候開始弄這回事的?」姨媽開始探根問底了。

  「去你的,姐姐,說的真難聽,什麼叫弄?對你說實話,我們

是在寶貝兒過生日那天晚上開始好的,到現在還不滿一個月。」

  「那你就比我早美了一個月,你可真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呀!寶

貝兒,你可真偏心,為什麼先和你媽好,想不到姨媽?姨媽對你不

好嗎?你不愛姨媽嗎?到底是親媽比姨媽、大媽要近得多呀!要不

是今天姨媽自己送上門來,還不知要等到哪一天你才會想起你還有

個姨媽在等著你施捨甘露呢,說不定你永不會想起來!」

  姨媽莫名其妙地嫉妒起媽媽來,又轉而向我發起了無名火。

  「好姨媽,我怎麼會想不起來你呢?我怎麼會不愛你呢?」我

忙辯解起來,心裡也很委屈:誰知道你想不想和我上床?誰知道你

願不願意讓我肏?不過,事已至此,很明顯她是願意的,她也是愛

我的,那麼我就只好怪自己了。

  媽媽忙替我解圍說:「姐姐,你也別怪我和寶貝兒,並不是他

只愛我而不愛你,而是因為他從小跟我睡,我們天天晚上在一個床

上赤身相對,那時他雖小可也是個男人,加上我對他產生了移情做

用,你想什麼事發生不了?於是我們就有了個『十年之約』……」

  媽媽詳細地給姨媽講了我們母子之間發生性關係的前因後果、

來龍去脈,然後接著說:「我們有了這種事,妹妹不是也沒敢忘記

你嗎?今天還不是我去叫你的嗎?好姐姐,你就不要怪我們母子了

。再說,你當年不是也比我先嗎?新婚之夜他父親不是也先上了你

而後才幹我的嗎?雖說只早了一個多時辰,可也是分出了早晚了呀

,咱姐妹倆這才是一比一,誰也不吃虧。」

  姨媽聽了媽媽這一番話,了解了我們母子之間這一段曲折動人

的由『十年之約』引出的真情,再加上我剛才已經用我那雄偉的大

雞巴和過人的雄風徹底征服了她;她剛才的話也只不過是別有用心

地半開玩笑半認真,現在也就不再責怪我們了。

  姨媽別有用心的目的沒有達到,又開起了玩笑:「好吧,那我

就不怪你們了。不過,就算是這樣,你也是沾了光,因為你比我早

了一個多月,而我只比你早了一個多時辰;當年我先得到他爸爸,

但那時他爸爸早已是個情場老手,那根雞巴已經幹過十幾個美女、

小媳婦了,早已經不是原裝的了,可現在寶貝兒這根雞巴可是正宗

的童子雞讓你吃了,這兩下加起來,你是不是比我沾光多了?」

  「好好,妹妹是沾光多了,那怎麼辦呢?」媽媽已經覺察到姨

媽的意圖,可她就是不說破,偏要讓姨媽自己說。

  姨媽無奈,只好自己說出來了:「怎麼辦?誰讓你是妹妹呢?

姐姐只好讓著你,就不懲罰你了,只不過寶貝兒就沒有那麼好放過

了,以後要讓寶貝兒多來陪陪我,多和我干幾次,把這些補出來好

了!」

  我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姨媽剛才向我莫名其妙地『發火』,

原來她兜了半天圈子,說了半天,其實只有一個目的:讓我以後多

干她;其實只有一個出發點:她深深地愛著我。這從一定程度上充

分說明了姨媽是多麼的愛我。

  「姐姐,你的這個主意可真好,遇上你這樣的又美麗又多情又

風騷又慾火旺盛的女人,這個小色狼正求之不得多肏你呢。那好,

寶貝兒,你以後就多陪陪你姨媽吧,多肏她幾次,用力地肏她,好

好地『補償』她。唉~早知道你這麼需要寶貝兒干你,剛才我就不

攔著他了,讓他繼續干你,讓我看看你們兩個誰更能幹,誰能堅持

到最後?」

  「去你的,沒一句好話。」姨媽對媽媽嬌嗔著。

  「那好吧,以後我就多陪姨媽好了,不過,現在……」我抖了

抖那仍然堅硬高挺的大雞巴說:「它可正難受呢!」

  「好了,不要多說了,快去洗澡吧。」媽媽發話了。

  「我要你們兩個陪我洗。」我又耍起賴了。

  「好吧,又不是沒給你洗過!」姨媽爽快地答應了。

上一篇:金鳞岂是池中物40----42下一篇:我和我姑姑的真实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