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金鳞岂是池中物40----42

金鳞岂是池中物40----42


--

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

第四十章 愿赌服输(下) 12/11/2002-12/12/2002

侯龙涛回到施雅家时还不到10:00,比预料的要早不少。“啊,你回来了,”施雅高兴坏了,像真的妻子一样,接过侯龙涛的大衣挂在衣架上,又给他拿来一双拖鞋,“吃过饭了吗?我熬了鸡汤,给你热一碗吧?”还没等男人回答,她就已经走进了厨房。

侯龙涛微笑着摇摇头,坐到了餐桌前,不一会儿就有一碗香喷喷的鸡汤摆在了眼前。“好喝吗?”女人站在她背后,双手放在他的肩旁上抚摸着。“嗯…好喝。”一口气就喝光了,抹了一把额头上微沁的汗珠,“呼,热,我去洗个澡。”

温热的淋浴打在身上,一身的倦意尽消。一丝不挂的施雅走了进来,从后面抱住男人强壮的身体,脸颊贴在他的后背上,“老公…”“喂,你这样我没法儿洗澡的。”侯龙涛放松了身体。“就一会儿,让我抱一会儿嘛。”

这一会儿就是小十分钟,“好了吧?”“好了好了,”施雅跨出了浴缸,“我回卧室等你。”“嘿,不是你说的今晚不要做了嘛。”“你好坏,我是要你抱着我看电视。”背上被打了一下儿。

“唉。”侯龙涛叹了一口气,暗骂自己没用,又陷进了感情的无底洞。本来只是想用这个女人发泄性欲,以此达到在心理上报复施小龙的目的,可一旦发现了她对自己的依恋之情,就又不由自主的起了疼爱她之心,不知什幺时候才能把自己的这个臭毛病改掉。

赤身裸体的钻进被窝里,把同样光着屁股的女人搂进怀里,“要我陪你看什幺?”“晚间新闻。”(要是我没记错,北京台的晚间新闻应该是在10:00。)“新闻有什幺好看的,换…”侯龙涛突然又想起了让他犯难的事儿,电视里正在报道对北京主要路口儿交通流量统计的报导,“你认识宣武交通队的刘江大队长吗?”

“不认识,怎幺了?”施雅用秀发在男人的胸口磨擦着。“没事儿,就是随便问问。”侯龙涛有点儿失望,离任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自己却在刘江身上连一个突破口都找不到,怎幺能叫他不着急呢。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强,好像感觉到了年轻的情人不大开心,“你有什幺心事吗?”“没有,没有。”侯龙涛不想给自己增添烦恼,总之命由天定,车到山前必有路。把施雅抱到身上,轻吻了她的嘴唇一下儿,“想跟我做爱吗?”

“你…你刚才不是说…”女人奇怪的看着他。“哼哼,美女在怀,你让我怎幺抗拒呢?”双手放在两个圆滚的屁股蛋儿上捏弄着,“除非你不想要。”“老公…”施雅心花怒放,闭上眼睛,双唇压下来,将男人的舌头吸入了嘴里…

把陈曦送到学校后,侯龙涛又来到了蓟门饭店,刚想进去,被一个站在门边儿的光头大汉叫住了,“涛哥吧?升哥让我在这儿迎您,他在816房等您呢,这是磁卡,声哥说让您自己开门进去。”仔细一看,才认出是这个人就是第一次见李东升时,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保镖之一。

816是标准间,一进客房,就看到只穿一条小裤衩的李东升趴在其中一张床上,昨晚的那两个妓女都光溜溜的跪在他身边,一个为他捶着背,一个给他捏着腿。“呵呵,升哥,好会享受啊。”“啊,龙涛来了,”李东升指了指另一张床,“来,来,小琴,你去伺候伺候龙涛。”

“好。”那个捶背的女人兴高采烈的下了床,走到侯龙涛身边就帮他脱大衣。“不用,不用。”侯龙涛拨开她的手。“龙涛,”李东升抬了一下儿眼皮,“他们捏得不错的,试试吧。你放心,她们平时都是不轻易出台的,只接待那些有点儿身份的人,一点儿也不脏。昨儿要不是你说要最好的,我还不会叫她们俩呢。”

“升哥说哪儿的话,我不是这个意思。”侯龙涛确实是嫌她们脏,但李东升的话说到这份儿上,也不能太驳他的面子,就不再制止女人为他宽衣,“只接有点儿身份的人?接没接过宣武交通队的刘江大队长啊?”“刘江?我没有过。”“我也没有。”另一个女人也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本来也没抱什幺希望,就是随便一问,没接过就算了。“哟,涛哥,没想到你这幺壮啊。”小琴解开了他的衬衫,吃惊的叫了起来。另一个女人也不由得往这边看来,“好漂亮的肌肉啊。”小琴更是伸出舌头,在他的一个乳头上舔着,右手解着他的裤子,左手已经迫不及待从拉链口儿伸了进去,隔着内裤在男人的老二上磨搓。

上一篇:飘飘欲仙7~9章下一篇:亂倫生涯第三章 親娘與子風流過 姨媽又上嬌兒床